230全本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伊塔之柱 > 第三百一十五章 潜入内城

第三百一十五章 潜入内城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世界末日,或许就是这个样子了吧。”少年在巫师帽之下沉沉的目光注视着拱窗外,喃喃自语道。

    远处土灰色的塔楼矗立于浑浊的天与地之间,风将沙子拉成了一条条直线,世界宛若永暗,叫人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远远地,正有一条随风狂舞的布帷——或许是伊斯塔尼亚的旗帜,也或许是安卓玛圣堂的经幡。

    此时此景,不禁令人生出一种疑惑——那位古老的安眠者,还庇护着这片土地吗?而信者们在坚定地祈祷着,诵经声在威严的大圣堂之下回荡,或许几日之后这场尘暴会过去,扬起的沙砾也会重归于尘海,一切都会回到往日的轨迹,但神祇们也只是日复一日地注视着这一切吗,甚至直到祸星降临的那一刻。

    艾塔黎亚已先后历经过两次灾难,而从灾难之中人们究竟得到过什么,这个世界又得到过什么,祸星究竟意味着什么,为什么会反反复复降临到这个世界,一切都像是一个未知的谜题。一墙之隔的外面风忽忽地吹着,仿佛从遥远的方向传来的低沉号叫,在自然的伟力之下人总是自发地感到渺小,渺小到让人止不住地去思考。

    两个世界真的互不相干吗,而那场即将到来的灾难,他们又真何以置身事外?

    “走吧。”方鸻把这家伙拉了回来,免得他继续中二下去。

    “只是一场尘暴而已,地球上也有这样的天气。”

    “但地球上的尘暴,可到不了这个程度,中心风速快到接近两百公里每小时,扬起的尘暴几乎遮蔽了整个银沙沙海北面,在地球上历史上记录过最强的‘黑风暴’也没有这么夸张,”洛羽注视着社区上断开之前留下的最后内容,忽然说道:“天地之间的以太狂暴无比,就像是原本平静的海面之上掀起了波涛,占星者们几百年的历史以来,从未记录过这样的情况发生。”

    “我甚至能感到元素在恐惧,它们似乎在逃离什么。”洛羽回过头来看着他,黑沉沉的瞳孔中目光沉稳:“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团长。但理论上来说元素使都可以感受到元素的状态,它们确实是在……瑟瑟发抖。”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样的状态,但‘瑟瑟发抖’已经是我可以想到的唯一的形容词了,给我的感觉像是天地正在进行一场剧变。”

    方鸻感到一丝意外,他知道洛羽和箱子不一样,不是必要的状况,他很少会开口。而他看着对方的神色,洛羽好像是在……不安?

    “你在担心什么?”他不由问道。

    这只是一场尘暴而已,伊斯塔尼亚的历史上这样的尘暴记录也不止一次,地球上的尘暴的强度或许远不如这个夸张,但两者本身就是不同的世界。

    在艾塔黎亚,自然的气候的背后还受着以太魔力的影响,考林西方的灼热与干燥的气候,本身就是由从瀚瑞那海之上吹来的盛行西风,所带来的富含火与气元素的温暖海风改变的,这里拥有整个考林—伊休里安最多的火系术士与元素使,绝非偶然。

    洛羽摇了摇头,这种担忧不如说是一种不安的直觉,它其实未必正确,就像人夜深人静之时,也会因为环境忽然改变而疑神疑鬼一刹那。

    听了对方这么说,方鸻心中其实闪过一丝疑虑,但他毕竟是队长,要分得清主次。

    “好了,我们先把眼下的事情解决,”他说道:“否则纵使是这场沙尘暴会怎么样,也与我们无关了。”

    洛羽点点头。

    沙尘暴在狭长的走道之中铺了一层薄薄的土,让三人走上去意外地产生了隔音的效果,仿佛猫无声的脚步,行走在这条昏暗、狭长的走道之中。

    而窗外穿梭的尘暴,犹如令人走在一条浑浊的时间长廊之中。

    这个地方已经靠近内城中央,它通过一道连向附近城墙之中的甬道,通向靠近内城的一座塔楼,这是之前方鸻可以观察到的仅有几条通向内城的、比较稳妥的路线之一。当时他虽然并未继续选择深入下去,但可以肯定那边一定会有守卫。

    除了外面狂暴的风声,这儿安静得有些令人不安,没有预想之中的哨兵,也没有巡逻的守卫,防备比预想之中薄弱得多。

    方鸻本能地感到这里的守卫力量,可能已经被抽调走了。

    他想到一个可能性,那说明他预想的目标可能已经达到了一部分。

    过了一会儿,前面忽然传来沙沙的声音,那是一条城墙的岔道,外面有一条暴露在沙尘暴之下的马道,入口离地大约有一米高,方鸻看到一个黑影从那里爬了上来,对方有点吃力地将自己的身体撑上来,抬起头正看到他们,不由露出惊喜的神色:

    “大佬,你们到了?”

    方鸻定睛一看,不是乌小胖是谁。

    这家伙的命还真是大。

    乌小胖后面还跟着ZXC,与另外两个卢福之盾的成员。

    这小胖子一看到方鸻,又叹了一口气:“大佬,其他人恐怕来不了了,不过好消息是至少没人被抓住,我们都逃到了沙尘暴之中,没逃出来的也自我了断了。我们在沙尘暴中又走散了一部分人,我和ZXC也是好不容易才找到方向才来到这边。”

    他们是约定好在这里汇合的,不过方鸻一早就想到,真正能到这里的人可能并不多,毕竟卢福之盾的人等级也就与这里的守卫差不多,要引开对方还要穿过沙尘暴,实在是太为难他们了一些。

    复活到圣殿的人,最后多半也是逃不出秘术士之手,不过眼下这天候之下,其实也说不定。而且只要有少数人逃出去了,那么剩下的人也就安全了。

    这应当也是对方目前最为忌惮的一点了——

    乌小胖喘了一口气,又道:“大佬你猜得真准,你在后面救走了其他人之后,他们发现抓不住我们,果然收缩回去了。要不是这样的话,我们还真难以脱身,大佬,他们是不是真的把姬塔小姐作为人质,等着我们上门了?”

    这种东西怎么说得准?

    但方鸻觉得多半如此,对方发现和他们捉迷藏无果,又察觉到他们的意图之后,理所当然会想到利用手上还剩下的筹码。而他从那位‘阿菲法’小姐与乌小胖等人处对比了信息之后,目前可以得知的被秘术士抓住的人中,除了姬塔之外,其他人其实都已经解救出来了。

    那么唯一剩下还没救出的姬塔,就是对方唯一可以作文章的地方了。

    想法很好。

    可惜他们并不打算按对方的剧本来。

    乌小胖也嘿嘿笑了一下:“这些家伙真这么想的话,那我们接下来说不定真会给他们一个惊喜。大佬,他们真要把所有的守卫力量都抽调去那个地方,等待我们自投罗网,是不是说接下来我们就可以畅行无阻了,这算不算是一石二鸟?”

    方鸻看了这家伙一眼,心想要这么简单就好了,不过对方恐怕用不上那么多人,两千多人来布置一个陷阱,这可能吗?

    但其实只要秘术士们抽调走了足够多的守殿骑士,这对他们来说也就足够了。

    剩下的,是内城中那位伯爵大人的亲卫,这些人是什么等级与水平,又有多少数量?要是可以避开这些属于此地主人的亲卫骑士,那么他们接下来的行动的确可以说是没太大阻碍了。

    ZXC显然要比乌小胖沉稳得多,看了看四周问道:“这里可以通向内城么,那位小姐住在什么地方,我们又如何确定?”

    “这不是问题,只要进入了内城,我自有办法。”

    方鸻胸有成竹地答道。作为战斗工匠,在一个地形复杂的地方以最快的速度找出目标,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复杂的事情,尤其是以他的多控能力,甚至可以把这个时间缩短到最短。作为城主居住的地方,内城那边的环境想来应当比这四面透风的地方好得多。

    只要他可以动用灵活构装,一切都不是问题。

    前提是如何抵达内城。

    但关于这一点他也同样胸有成竹。

    “至于怎么抵达内城,我之前就已经探查过了,还画了地图,”方鸻用手在身上摸索了一阵,忽然脸色一变,糟了!他忽然想到自己之前装逼,把地图给丢了,那地图上是只标记了那几处地牢的位置,但背面还画着怎么进入内城的方法。

    他一时脑子有点不大清醒,以为可以鸟尽弓藏了,但万万没想到,弓是藏了,但鸟竟然还没有尽。

    但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说出来,方鸻咳嗽了一声,只硬着头皮道:“地图……地图我都记在脑子里了,你们跟着我就行了。”

    ZXC和乌小胖一齐点头,倒是毫不怀疑。

    不过万幸的是,方鸻发现自己的记忆竟然还靠得住,大约毕竟是亲自探查过一遍的地方,倒也不至于那么容易忘掉,虽然连续走错了好几次,但终归隐约还是有一些印象。其间只有箱子嘀咕了几句:

    “这地方我们是不是来过?”

    “怎么又到这里了?”

    听得洛羽在一旁只用一种古怪的神色看着这家伙,他其实大约已经猜到了是怎么一回事,不过没好意思说出来。

    方鸻疯狂地给这货打眼色,然而后者就是GET不到,搞得他极度抓狂,心里面基本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在之后的战斗之中,怎么放生这家伙。

    不过多灾多难的一段路,总算在他们最后遇上了前来汇合的罗昊而宣告终结。

    因为罗昊手上还留着当时他们复制过去的地图——

    而看到这军方胖子居然也能逃出来和他们汇合,方鸻其实心中既是意外,又感到有些在情理之中,意外的是以对方的等级,又是铁卫士这样笨重的职业,要想从秘术士手上逃出生天实在是希望渺茫。

    但感到情理之中的是,这家伙一度表现非凡,若说卢福之盾的人都有机会逃出来,对方逃出来的可能性显然只会更大。

    根据地图,方鸻终于找出了那条通向城墙的甬道,这要塞之中地形实在太过错综复杂,大约是人为有意的设置,相似的场景又特别多。若不是依仗地图的话,有时候刚刚才走过的地方,他们也不敢确定是不是又重新走回来了。

    不过这倒也掩盖了之前方鸻的失误,让卢福之盾的几人只以为刚才的情况也是如此的。

    甬道在黑暗之中穿行。

    这里其实已经是要塞军营的一部分,但它与之前他们被关押的外围区域显然不在同一个方向上,向城墙外看去似乎是一道悬崖绝壁,但外面狂风怒号,暗无天日。甬道之中摆放着许多火炮,不过大约为了防备沙尘暴的原因,全部都用布包了起来。

    只不过以为眼下这场尘暴的原因,这个地方目前一个人也看不到,只剩下穿过窗户的风沙,在走廊之中肆虐。几人都把风帽拉了起来,要低着头才能勉强前进,因为只要稍稍抬头,便是风沙迎面扑来,从领口与脖子处灌入,令人防不胜防。

    不过好在这段路并不长,穿过甬道之后,前方便出现了一道石门,在那石门之后是一段露天的城墙,而在城墙的另一头,那座通向内城的塔楼已经隐约可见。

    只是乌小胖看着那地方,再看了看狂风呼号之下的城墙下方,万丈绝壁之下只有一片昏昏沉沉的沙砾在飞旋狂舞,要是在城墙上一个立足不稳掉下,那可能不是挂掉那么简单,说是留下心理阴影只怕都是轻的。

    这地方是没什么守卫,但这环境也未免太恶劣了吧。

    这是人待的地方吗?

    他回过头来,有点结结巴巴地问道:“大佬,我们该不会要从哪里过去吧?”

    “当然不会。”

    方鸻摇了摇头。

    乌小胖见状不由长出了一口气,心想还好,大佬还没疯狂到这个境地。

    但方鸻接下来的话,马上就打破了他的幻想:“当然不能从城墙上过去,你以为真没人在监视这个方向吗,内城的防备只会比外面更严,我们不能走城墙上,我们得从下面过去。”

    “下、下面?”乌小胖倒吸一口冷气,走过去趴在窗孔上探头往外看了看,脸都白了,下面怎么过去?

    别看着区区几十米的距离,但眼下这天气中,就是飞鸟也难渡,何况他们?

    “当然是就这么过去。”

    方鸻走到门边,向外看了看——几十米距离,只要自己这边不点火的话,内城那边应该很难看到这个方向,但一旦要靠过去,那就不一样了。他几乎可以肯定,塔楼那边肯定有人监视着入口,就算外面没人,里面也会有守卫。

    而且这与之前的情况还不太一样,内城这边可能很难联系上内庭方向,但是在内城之中联络,应当是很容易就可以做到的。就像之前他们在外围区域,他也可以用发条妖精短距离与乌小胖等人联系一样。

    他都可以想到的事情,对方没理由想不到。

    所以他们必须绕开这些可能存在的守卫。

    他走出那扇石门,城墙上的风速好像一瞬间提高了一倍一样,扑面劲风扯着他的大衣,差一点就把他从墙头上吹了下去。吓得方鸻赶忙后退一步,心想自己还是有些低估了这场风暴,不过更危险的场面他也经历过了,还不至于畏惧这区区一场沙尘暴而已。

    他一言不发,脱下炼金术士大衣,交给洛羽:“帮我拿着。”

    洛羽看着他,罕见地提醒了一句:“小心。”

    罗昊也在一旁问道:“需不需要我来,我是铁卫士,力量比你高得多,身上装备也比你更沉。”

    但方鸻摇了摇头,这事非得他来不可。

    他用一条毛巾围住自己的脸,然后拉下风镜,向外面看了一眼,一猫腰,便低头向那个方向冲了出去。风几乎立刻吹得他失去了重心,但方鸻不慌不忙,就地一倒减小阻力面积,然后一滚便靠近了那里的城垛。

    但危险显然才刚刚开始而已,他小心翼翼地直起身来,向塔楼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城墙下面的绝壁之上,自然不可能是一平如镜,事实上也有许多犬牙交错突起的岩石。而看到这些岩石,方鸻才松了一口气。

    他举起手来,向着那个方向发射出了飞爪。

    ……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