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全本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我成了一条锦鲤 > 第0328章 去录综艺啦!

第0328章 去录综艺啦!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哎哎哎哥们,咱合个影,给我签个名儿。”

    陈浩同学非常能屈能伸,显然他还是很明白季铭的咖位,只是对季铭这些明星长啥样不太熟悉。

    “给你签去干啥呀?”季铭这会儿也没法去找初晴,跟这位大哥聊聊打发时间也挺好:“你又不是粉丝。”

    “可我媳妇是你的粉丝啊。”

    季铭眨眨眼,要说刚才他激发了感愿任务,还能说是年少慕艾,情有可原,能说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可要没什么实际动作,季铭倒也不怎么在意。可是这位家里有个媳妇,还能这么诚心诚意地想要交个女朋友,那真的是太渣了。

    绝世渣男!

    “你已经有媳妇了?”

    “有了呀。”

    “嘿,那你刚才为啥那么一个劲儿说我跟她不可能啊,那么激动?你怎么想的?”季铭有了一点探究心理,这个男人啊,据说就没有不喜欢偷腥的——这个结论可能是错的。因为从他自己的感受来说,他觉着这世上哪还有适龄的女孩子比初晴更好呢?更让他怦然心动呢?没有!指定是没有的!他如此纯洁,所以对于陈浩这种渣男,他比较好奇。

    “我媳妇是男的。”陈浩瞅了一眼季铭,看他有点懵逼,但并没有露出什么反感的神情,才继续说:“我跟你说,我媳妇他也是学表演的,当然没有你红了,不过他是中戏的高材生哦。我还有个朋友也是学乐器的,当然也没有你女朋友拉得好。但是他俩都跟我说起过你,我虽然了解的不多,但都是一行的,指不定你们就有机会合作呢?我跟你要个签名,鼓励鼓励他。”

    季铭有一种冥冥中的预感,觉着没那么简单。

    “你了解我什么呀?”

    “就是你特别牛逼啊,还有——演话剧的,对吧?粉丝超级多,是不是?哦对了,还有个漂亮的不得了的女朋友——我问我媳妇,你是不是这个的时候,他告诉我的。”陈浩举起自己的食指,弯了弯:“明白了么?”

    季铭点头:“明白,那既然你有媳妇了,还是个男的,你为啥想要个女朋友啊?”

    陈浩有点尴尬:“你还挺执着这个问题的,我又不知道那是你女朋友,对不住了呗。”

    “方便说原因么?单纯好奇。”

    “emm……男人跟男人还能过一辈子么?就算我想,人家不一定做得到啊,最后不还是要找个女孩过日子么?”

    季铭张了张嘴。

    这么快就进入到深刻的社会现实主义话题当中了么?

    “你认识王玮么?”

    “啊?”陈浩跟季铭碰面以来,头一回这么震惊,比刚才的土拨鼠叫还要震惊的样子:“你怎么知道?”

    真是艹了。

    学表演的媳妇,中戏的,学乐器的朋友……虽然学表演非常弯的否,但季铭还是隐隐约约有点猜测。居然真特么是王玮家那口子,太巧了吧:“我们俩是同班同学,你不用给他要签名了。”

    “……啊?啊不是,你也是学生啊?你还是学生啊?”

    点头。

    “卧槽了,他怎么都没跟我说呀。”

    “那你想找个女朋友过日子的事儿,跟他说了么?”

    陈浩一顿,眨眨眼,突然笑了起来:“看来你俩关系还不错啊,他知道啊,不信你问他好了,天长地久不是想出来的,不是发誓出来的,不是赌咒出来的,是需要处的,如果我们真能一直处下去,那没理由会分手啊,如果不能处下去,比如有一天他红了,跟你似的,我们能不分手么?”

    还挺有道理。

    季铭点点头,看了一下表:“我去接人了,回京城有空聚啊。”

    “那时间随便你说啊,咱随时的。”

    真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碰到王玮那个只出现在“中戏四霸”宿舍背景音里的人,还接受了一通残酷现实的教育。

    ……

    “吕老师,杨老师。”

    季铭摘了口罩和帽子,房间里头,有不少他们演奏行内的人,看季铭多觉得有点熟悉,并不怎么知道他。倒是听他喊吕思清和杨教授,以为他也是央音的学生。

    “哎小季也来了?”

    “啊。”

    初晴从他进来,眼睛就在他身上一层一层地缠着丝儿,很少见。这个时刻对她来说很重要,就像她跟师姐说的,这是她希望季铭能够参与到的,属于她自己的那一部分——有什么比爱人跟自己心意相通,而且还真的做到了自己所思所想,来的更让人甜蜜呢。

    “呦,”徐惟聆,央音的教授,小提琴演奏家,也是本次大赛的中方主席。女人的心思始终细一点,她就关注到了初晴的眼神:“这是?咱们学校这么好的一个小姑娘,已经有主儿了?谁的学生啊,老吕你的?”

    “徐老师您好,我是中戏的,学表演的。”

    “啊?”

    吕思清这会儿也挺促狭的,可能准学生夺下第一名,还是让他相当高兴:“徐老师,你是不是觉着挺可惜的?我也觉得,这么好一个丫头,早早的就被人给定了,想想都觉得可惜。而且还不是咱们专业里的,是吧?要不你看看给初晴介绍几个青年才俊认识认识,让她开开眼界,再想一想。”

    嘿。

    吕大师没这么鲁,当着人面就说这些,徐惟聆一听就知道这里头有玄机啊,不过她想不到,至于季铭是什么大明星,什么国家话剧院的人之类的,她也没从那方向考虑,太年轻了。

    “你打什么鬼主意呢?我看着就挺好,郎才女貌,不对,应该是两个人都才貌双全,很配的呀。”

    “哈哈哈。”杨教授站在边上笑的开心。

    这是个特别心胸宽广的老师,有师道之风,并不以为吕大师抢了他的弟子,反而为初晴高兴,当然也为季铭这旧人之子感到高兴,徐惟聆说他们才貌双全,很配的时候,他尤为高兴,都是自己锅的肉啊。

    “老徐,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初晴的男朋友,季铭。还在中戏念大三吧?”杨教授看了一眼季铭,见他点头,才继续说:“已经是个大演员、大明星了,粉丝无数,你回头问问学生,应该是知道他的。”

    “哦?我说呢长得这么帅,指定很多人喜欢啊。”

    “而且小季啊,也是我们央音子弟,他父亲都是央音的学生,父亲也是学小提琴的,是我的嫡传师弟,母亲是学钢琴的,吕鹰先生的弟子,跟赵成光,还有昌汉的贺原,都是同门师兄妹。”

    这下真是有自家人的意思了。

    徐惟聆当年虽然没有师从吕鹰,但也确实得到过吕鹰的指点的——当年比较纯粹,门户之见也少,大多你找上去了,人家就会真心地指点你。

    “那你怎么没有学音乐啊?不过表演也挺好。”徐惟聆点点头:“季铭?什么季?四季?看来你父亲不是特别有成绩啊,我想不到有个姓季的。”

    “哈哈哈。”

    果然是自家人了,说起话来都直接好多。

    “是,晚上您有安排么?没有的话,我做东请几位老师吃个便餐?”季铭等他们说完了,才开口邀请:“沪上的朋友给我推荐了个本帮私房菜馆,我请几位老师去给品品味道,要是不成,下回让他再请一次。”

    “不用客气了,今晚上沪上这边有晚宴啊,你们家初晴也得出席呀,你要不也去蹭一顿?我带着你去,就说,是我儿子,哈哈,我也白捡一个大帅儿子。”

    季铭看了一眼初晴,他还真不知道呢,居然有晚宴,应该是沪上宣传部门办的。

    毕竟评委会里头,好些都是国际上台前幕后的一线人员,招待一下,没有坏处,下次有什么要撑场面的事儿,也好开口。

    季铭正要拒绝,蹭饭不像话呀。

    不过初晴眼睛还在他身上,有点小小的任性,罕见的很,大约就是——这会儿不想不能看见你的意思。

    “……那合适么?”

    “合适呀,名额有的多的,等下坐下来,我查一查,怎么个大明星法儿,我们这个冷门行当,还不如钢琴呢,钢琴还有几个出挑的青年人,很多人都听过名字,郎朗啊,对吧?咱小提琴就没有,现在好歹咱们有个家属了。”

    算数可以。

    季铭就决定跟着去蹭饭了,真就以徐惟聆的名义去的,这阿姨相当热情。

    果然,晚宴是沪上部门主办的,席开十二桌,座位绰绰有余——有意思的是,季铭被认出来了,领导来敬酒的时候,后面有个小一点的领导,就是当初在白玉兰上认识的一位,要说体系里头,记性好的真不少,一眼就给季铭认出来了。

    “哎这不是季,季老师么?”

    “啊?”头前最大的那个,就疑惑了,这人难道不是某位大师的晚辈?季老师?上音,还是央音的老师?就看向那个出声的,啥意思?赶紧介绍介绍。

    “这是国家话剧院的季老师,去年拿过白玉兰戏剧奖的,一人拿两个奖,您也在的啊去年。”

    这么一说,印象就有了。

    毕竟太帅了,这么帅的人,提醒一下,也就能记起来了。

    “噢~”

    恍然大悟,你一个演戏剧的,怎么混进来的啊?

    季铭这一看,都被认出来了,不能再装学生了,赶紧端酒起来,压低了一点声音:“跟师长一块来蹭个饭,您千万别把我赶出去。”

    “哈哈,蓬荜生辉蓬荜生辉,希望你们这些艺术领域的佼佼者,都能常来沪上,定居也好,搞创作也好,市里一定全力支持,大力欢迎。”

    敬了一圈儿,于是尽兴而去。

    季铭这再坐下来,大家的眼神就有点好奇了,中国的风俗,包括两位斯特恩家族的,也都有所了解。以刚才的情形,这位看似徐的学生,绝对不止于此,应该是相当有作为和能量的一位了。

    还得略略自我介绍一番。

    老美一听也很了解,好莱坞和百老汇双料发展,还拿过类似中国版托尼奖的演员,那确实算个人物了。

    吃完,送几位老外离开,剩下的都是自己人了,徐惟聆才特惊讶地看着季铭:“杨教授说你是个大明星,我还没有什么印象,没想到是这么大的明星啊,沪上都吃得开?小初你得当心了啊,好好拴住了,别让他跑了。”

    “不会跑的,家养的。”初晴逗了一句,眼睛飘了季铭一眼,你会跑么?

    不敢。

    你不是在我这里埋了个卧底么——锦鲤啊。

    “来啊,”徐惟聆调整了一下坐姿,喝了口热潮:“来让我查一查,看看季铭都有些什么新闻。”

    其实微博粉丝那些,数据那些,徐教授肯定是不懂的,纵然看着数字很大,也不知道这意味什么。倒是她查一查,查到了昨天刚出的《光明报》社论。

    这就厉害了。

    “哦呦,哦豁,啧啧,啊呀,咦呦……”

    季铭跟初晴小手在底下手指缠着手指,指尖点着掌心,听徐教授不重复地出现各种感叹词,大约是被社论里头的很多形容词,什么最啊,第一啊之类的,看着就是很强的样子。

    得有十几分钟,徐教授才抬起头来:“你的钢琴弹得不错啊。”

    “打小学的。”

    “真的不错,”徐惟聆还给把视频找出来,放给大家听:“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这功力在央音老师里边,也不能算差了。”

    还真是。

    外面行当里头再牛,其实也都不能让这些演奏领域的大牛动容,不是一回事嘛,还未必看得上流行领域。但是同为演奏领域的钢琴水准,那就不是简单的事儿了,一个演员,一个明星,在自己本职上有那么大的成绩,还能在钢琴上搞这么夸张,那就真的牛哔了。

    初晴明显觉得,这些各个国内院校的教授,乐团团长,顶级演奏家,对季铭的态度默默变得不一样。然后就见着季铭,开始变身,一杯红酒,跟谁都相谈甚欢,好似一谈就能谈到你的痒点上。

    离开的时候,已是微醺。

    “宝宝,恭喜你。”

    “谢谢,你听出来了么?”初晴窝在季铭怀里,一起看窗外灯火璀璨,头顶在季铭下巴上转着磨他。

    “嗯。”季铭收紧了怀抱:“想到了很多。”

    我成了你演奏事业的一部分,你甘愿留在我的世界里,只从一个小小的口子,看外面云生涛灭,世间百态——季铭突然想起王玮跟陈浩:“宝宝,如果有一天我们会不在一起了,你怎么办呀?”

    “那就不拉琴了。”初晴往后靠了靠,给季铭压的扁一点:“去找一个有钱人嫁了,每天就买买买。嗯,然后上网去黑你。”

    “哈哈哈哈哈。”

    从季铭胸膛里透过来的震动,一点一点把初晴都震软了。

    灯火掩了月色,帘幕影幢幢,乍起风光好似梦,外面春浅,里面春浓……

    季铭看着熟睡的初晴,摩挲了一下第二片金鳞,觉得有点微微发烫,就像他的心一样——那就努力把一辈子处出来吧,管别人做什么呢?

    ……

    季铭跟初晴他们,同返京城,但他也没有回人艺跟中戏,请了几天假,他要去录综艺了。

    之前黄三石请他去《向往的生活》,何老师其实也多次邀请——他的几个节目都有邀请过来,虽然大致是下网捞鱼的意思,不过也确实很有诚意。

    考虑到播出的时候,应该就是《遇仙降》能不能入围戛纳的时间点,按照锦鲤的许愿——总不至于入围就是收获吧?季铭想了想,觉得也不是没可能啊,看看到时候有没有梦想成真,要真有,那也得认了,至少说入围了吧。

    入围戛纳主竞赛,应该是仅次于拿到欧洲三大的中国电影国际荣誉了——奥斯卡、金球除外,至于其他的电影奖项,大致都还要次一等,对一部电影来说。演员的话,因为入围并没有短名单,而是所有这些入围的电影,它们的演员,也同时自动成为影帝影后的入围者,所以并不出头。

    但如果说被认为有竞争影帝的实力,还是相当有逼格的一个事情。

    那么考虑到《遇仙降》日后还要上映,其实他也得去宣传一下——遇仙降的票房是没什么指望的,但能高一点,后面高质量本子找过来的机会也多一点,谁不愿意有票房呢?文艺片也想有票房啊,再陪着季铭的实力,两好加一块,也没多少人不愿意。

    节目组说是第二期,第一期请的是05超女,具体什么人季铭没问,超女离他有点远了,那会儿他才七岁——练琴拉筋,语文数学是那会儿的主要记忆,超女,他都没怎么看见过。

    他这一期,三个嘉宾,他一个,然后胡旭一个,赵津麦一个——加上原来有的张子楓、黄三石,彭玉畅。算是《小别离》+《快把我哥带走》+《流浪地球》的配置。

    胡旭、赵津麦、张子楓和黄三石,都是演过《小别离》的,张子楓和彭玉畅又是演过《快我把哥带走》,兄妹相称,剩下季铭跟赵津麦,又合作了《流浪地球》——加一块,算是00前后这些演员们的一期。

    之前节目组联系过刘然,但是杨如意跟对方的经纪人商量了一下,觉得还是算了,《国家宝藏》已经同台过一次,再来,尤其季铭综艺又极少,都跟刘然扯一块,实在是有麦麸的嫌疑,两人都没那个必要,也都过了早年那个阶段。

    节目其实是有台本的,但相对简单,是一个流程似的,大概什么时候到,开始做什么,拔萝卜种菜砍柴之类的,然后接下来是什么吃饭,聊天儿,走访等等,有一根主线在的。

    按照设定,他得在前一天的晚上,给蘑菇屋打电话——对方得装作不知道是他。

    对方当然知道是他。

    “喂?”

    何老师接起电话,一瞬间很疑惑,这是季铭么?

    这是一把低沉的,带着颤儿的,苏爆了的,能去《声临其境》打天下的诱人男声:“请问,是蘑菇屋么?”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