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庆生平

网友上传章节 第四十六章 之前相遇

庆生平 | 作者:九尾青狐 | 更新时间:2017-10-16 21:14:2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凌鹤川是在襄阳城外大约三十里的地方遇见的璎珞。那时候她衣着褴褛,发丝蓬乱,浑身脏污地伏在积雪未消的路边,就如一个发了羊癫的乞丐。

  这副样子路人看到她自然是绕道走的。凌鹤川一时也没认出她来,但璎珞却偏偏认出了凌鹤川。内心的不安让她下意识地向后畏缩了一下,埋下脸。却不料这样的举动反倒引起了凌鹤川的注意。

  出于警觉,凌鹤川注视了路边这个貌似人形的破布堆许久,终于对这个身影感到了一丝熟悉。他下了马,大胆走上前将她强行翻了过来,看到了她的脸,不禁大吃一惊:“璎珞?!你怎么会变成了这样?!”

  璎珞抖抖索索地撇开头,胡乱否认道:“不不、你认错了,我不是璎珞。我不是……”

  凌鹤川毫不客气地将她的脸扳回来,怒斥道:“你不是璎珞难道是琉璃?!你道我的这双眼是瞎的么?!”

  言罢不由她分辨便将她提起来,走入附近的山中,找到一眼活泉,径直将她丢进了水里,然后自己也这样跳进水中,毫不客气地拉过她,剥光了她的衣服给她洗澡。

  璎珞尖叫一声,羞得无地自容,本能地缩紧身体,双手紧紧地抱住身躯。凌鹤川却火了:“不要这样扭扭捏捏的!你不是早就想给我看了么?!怎么现在又不肯了?!”

  璎珞闻言一呆,便一头被凌鹤川按进了水里。她拼命挣扎,好容易才探出头。凌鹤川又拉过她在她头上狠狠一阵揉搓,将发丝间的污垢洗去。

  如此这般地折腾了许久,凌鹤川终于停下来,将璎珞又拖上岸,从自己的衣物里抓了一套扔给她。然后去捡了干柴过来生火。

  到他将柴火堆起来时,璎珞已经换好了衣服,头发湿漉漉地,依旧有些蓬乱,但相较适才已经清爽了许多……只是毕竟冬日,在水里泡得太久,似乎受了寒,脸上有不正常的红晕。一阵阵寒战,还打喷嚏。

  凌鹤川见自己的衣服对她而言显然太大了,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看来竟似有些滑稽,禁不住笑起来,随即又是一叹:“本来就不胖,现在更是瘦多了。”

  这句话让璎珞差点哭了出来,却是打了个喷嚏,瑟瑟地不敢说话。

  凌鹤川叹了一口气,拉她在火堆边坐下。运功为她驱寒,大约一炷香后,果然见她脸色好了大半,也不打寒战了。这才从包里掏出一瓶药交给她,道:“驱寒的。吃了吧。明天就好了。”

  璎珞默默地将药接了过来,倒出一粒吃下,又还给凌鹤川。

  一时间二人望着跳动地篝火无话。

  直到咕噜一声,凌鹤川捂着肚子,不好意思地笑道:“肚子饿了。”言罢自包袱中掏出两包干粮,一袋递给璎珞,一袋留给自己。

  璎珞眼睛一亮。接过干粮,却又不敢拆开,迟疑地望着凌鹤川。

  凌鹤川笑笑:“吃吧。不够还有。”

  璎珞这才急切地撕开包装,拼了命地往嘴里塞。

  凌鹤川望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禁不住一阵阵心疼,见她很快吃完了。便又将自己这份递给她。柔声道:“吃吧,还有。”

  璎珞怯怯地看了他一眼。迟疑了一阵,终于鼓起勇气伸手将干粮接了过来,却只是在凌鹤川咬过的地方轻轻地咬了一小口,然后便将这块干粮塞进了怀里。一路看中文

  凌鹤川还道她是为将来备着,便又笑道:“你放心吃便是。我这里还有。”言罢又掏出一个给她。

  璎珞接了,撕开包装又是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但怀中的那半块干粮却仍是不肯拿出来。

  凌鹤川看着她,忽然明白了她的心思,只因那板块干粮是被他咬过,上面有他的痕迹,是以仔细地保存,念及此不由心头一酸,差点流下泪来,顿了一顿,方才轻声叹道:“璎珞,你怎会弄成现在这样?”

  璎珞呆了呆,喝了一口水,却是拿着手中吃了半块的干粮沉默了好一阵,终于开口问道:“琉璃姑娘……还好吗?”

  凌鹤川看着她许久,摇摇头,苦笑道:“很不好。她中了毒。”

  “什么?”璎珞吃惊道,“琉璃姑娘中毒了?!”

  “是,”凌鹤川苦涩一笑,“不然以你那一下又怎会打中她?”

  “我……我……”璎珞手中的干粮落在地上,随即慌乱地,眼泪也掉了下来,“我……我没想……没想……我那时昏了头,但我真没想……”她越说越慌乱,眼泪滴滴嗒嗒地落了下来,最后抱住膝盖,埋首下来大哭,“我真没想要伤害她……我虽然恨她,但我真没想要伤害她……”

  “她要带你走,她不让我留在你身边……我恨她,但我真没想要伤害她……”

  “我真没想到那一击她居然躲不开,她地武功不是很高么……为何她居然会躲不开?”璎珞抽泣着,语无伦次,“我只是一时气愤,我已经什么都不求了,我只求在你身边就好了,她为何还是不允!为何还是不允!”

  “我是又染上了阿芙蓉,但是我可以再戒,我真的可以再戒!!只要能让我守在将军身边,不管多难我都可以做到!!”璎珞哭着,“为何一次机会都不给我……”

  凌鹤川静静地看着她哭泣,直到她哭得声音渐渐弱了下去,开始了小小的抽噎,这才温和道:“我相信,你并没有真心想要害她。”

  璎珞的哭声蓦地止了,抬起头。泪眼朦胧,不敢相信地望着凌鹤川:“你相信?”

  凌鹤川微笑着点点头,又道:“事后我想了很久,我相信你那只是一时的冲动,而且按常理。那样一下琉璃应该能躲得开。但是你没想到她居然没能躲开,是么?后来发生了什么?”

  琉璃抽泣着点点头:“看到琉璃姑娘慢慢地倒下去了,我也傻了。完全不知发生了何事,小柔在外间叫我,我心慌意乱地应她,又怕她进来看见,就让她先去睡。我在她身边坐了很久,越想越害怕。”

  “我盼着她醒来。也怕她醒来,她醒来我会怎样?可她若不醒来,我又会如何?!”

  “后来,天快亮了,眼看事情要瞒不住,我就决定逃跑。于是我偷偷地将我和她地衣服换了一身,然后将她拖到床上,装出睡觉的样子。而我则装成她的模样离开了。”

  “还伪造了我的文书?加盖了将印?”凌鹤川问。

  璎珞羞愧地低下头,道:“我会模仿你的笔迹,也知道你地将印在哪里……我这里。甚至有一把钥匙……”

  “后来呢?”后来我骑着马,一路也不知该往哪里走,就知道赶着马拼命地跑拼命地跑、等我终于清醒过来,想起发生了何事。已经过了三天了。而马也胡乱跑着,将我带到了这附近。”

  璎珞这样在马背上待了三天,停下之时忽然发觉自己已经三日未曾碰过鸦片,心中顿时欣喜异常。谁知不过一转念的功夫,那毒瘾却又立刻发作了起来,让她几乎生不如死。

  她身无分文,无法进城,无情楼在襄阳又不设分坛。是以她连找到鸦片的地方都没有。于是就这样在附近龟缩游荡。渴了喝泉水,饿了挖出一点草根吃下,实在饿了,就向路上的行人讨一点。但她常常在乞食时却因为毒瘾忽然发作,吓走了本欲施舍地善人。

  毒品与贫困已几乎将她折磨得走投无路,璎珞越来越心灰意冷。也就越发不在乎了。有时候毒瘾发作了。就索性将自己埋在雪地里,指望将自己冻饿而死了事。

  可她也没想到。这样她居然还能活下来,还能在这里看见凌鹤川……

  凌鹤川叹了一口气,望着璎珞骨瘦如柴的模样,想起她以往的娇艳动人,不由一阵阵揪心,但他没有让自己过于陷入这种情绪,至少目前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璎珞,我问你,除了你和小柔之外,可还有人碰过你地燃香炉?”凌鹤川问道。

  璎珞想了想,摇首道:“此事难说。”

  “为何?”

  璎珞道:“我素喜燃香,平日无风时,香炉都是直接搁在窗台上,有风时才会将它移至琴台边。那日我回来,记得起初是无风的,后来起风了,我就将香炉拿下置在一边,再后来不久,琉璃姑娘就来了。这期间我又心神不宁,便是有人悄悄接近拿走香炉,只怕我也不知。怎地,你怀疑那香炉有鬼?”

  凌鹤川颔首道:“若我所料不差,琉璃中的毒就是发自香炉。”

  “这如何可能?”璎珞道,“我当时与琉璃姑娘在一间,更有甚者,我吸得比她还多,怎地我无事,她却中毒了?”

  凌鹤川苦笑道:“此毒名为雪雁沙,来自天竺。奇就奇在只对练功之人有效。是以你与她待了整夜,你平安无事,她却几乎丢了一条命。不过说来也亏你给了她那一下,否则而今她定是死了。”

  “啊?这是何故?”璎珞诧异道。

  凌鹤川便苦笑着,将事由原原本本地说了。待她说完,璎珞怔忡良久,呵地苦笑了一声,叹道:“原来如此。”

  凌鹤川点点头:“也算是歪打正着,因祸得福。只是而今,我要救琉璃性命,却须得找襄阳王要解药。”

  “解药如何在襄阳王那里?”璎珞吃了一惊。

  凌鹤川却是冷冷一笑:“岂止解药在襄阳王那里,而今我也不瞒你,你们无情楼背后的主人,就是他。”

  “什么?!”璎珞骇然。

  凌鹤川苦笑一声:“此事说来话长,我也不愿多说了。璎珞,我问你,你可进过襄阳城?王府在那里你可知道?附近有什么东西没有?”

  璎珞点点头,随即拿起一根树枝在雪地上画给凌鹤川看,道:“王府在襄阳城东,靠近东城门,王府正门大约一里外有一棵百年老松,甚是显眼。”

  凌鹤川沉吟地盯着那张图,沉思良久,忽然道:“璎珞,有件事,我想请你帮忙。这件事很重要,关系到琉璃地性命。而这整座襄阳城中,除了你,我不知道我还可以再相信谁。”

  璎珞吃惊地望着凌鹤川,不敢置信:“将军……还愿相信璎珞?”
庆生平最新章节http://www.230web.com/qingshengpi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