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零之使魔

外传 烈风的骑士姬 多比尔的对决

零之使魔 | 作者:ヤマグチノボル | 更新时间:2017-10-16 21:08:0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多比尔是个人口大约二百人的小镇。

  本来,面对着“大海”的这个镇只能依靠捕获的贝壳跟鱼过日子,是片寂寞的土地。

  可由于这片海在夏天时由于海流的影响会散出七色光辉,为了一睹那美丽壮景而聚集在一起的观光客络绎不绝,使小镇充满生气。

  初夏的现在,小镇忙于准备只在夏天营业的旅店。

  这时,一对男女突然出现在小镇上。

  其中一人个子很高,是个身体结实的贵族。

  另一个是个穿着修女服的金色长年轻女人。

  因为是不常见的组合打扮,所以两人十分引人注目。一个老人笑着走近,跟贵族打起招呼。

  “您好啊,这位先生。可现在离海面变成七彩颜色还有点早……”

  老人突然被伸出的杖贯穿胸口。慢慢地老人笑着倒在地面。眐了一下,看到的女人出悲鸣。

  出悲鸣的胸口被染红。贵族放出了魔法之箭。乱窜的多比尔居民被这个贵族男人面无表情地杀掉。

  太阳猛烈照耀下的杀戮,让人觉得像是在某处演戏般毫无实感。恐惧笼罩着全镇,可持续的时间却没想像中长。想从镇里逃出来的居民向那里站着握着杖的贵族求救。

  “骑士大人!镇里有人杀人了!请救救我们!”

  可回应的是魔法。所有的小镇出入口被封锁,多比尔的居民一个个地被几个贵族杀死。

  把镇上所有人杀死只花了两个小时。

  “喔”

  看到躲在大屋后面丛林的男人,用风枪把他刺成肉串的安杰罗转向一直在后面观看杀戮的诺唯露。

  “这样就行了吧?修女小姐哟”

  苦恼地说着。诺唯露露出微笑。

  “嗯”

  “可是啊,你真是个可怕的女人呢。虽然我是个军人,可做这种事还是第一次呢。把一个小镇的人全杀光,呢”

  “你讨厌杀人?”

  那样问道,安杰罗点头。

  “那当然了啊,不会有以杀人为嗜好的人存在吧”

  “可你还是杀了呢”

  “那是因为你要我杀的啊。那样的话就绝对能打败那些家伙什么的……”

  安杰罗表情扭曲地说。眼里混杂着愤怒跟悔恨,散着钝光。

  “比起对杀人的抗拒,还是悔恨更为痛苦吗?”

  “喔,那个塞多利昂和那个自大的见习骑士臭小鬼……,只要能把他们杀掉的话,要我把灵魂卖给恶魔也在所不惜”

  于是诺唯露露出无比慈悲的表情说道。

  “我可不是‘恶魔’啊”

  “喂喂,说出把全镇的人都给我杀光的人不是恶魔的话是什么啊?”

  “因为他们这样就能得到永久的生命了嘛。能够离开满是痛苦的现世,到达什么痛苦也没有的地方嘛”

  “哼,说得真好听。真是的,还真不能附和着尼姑的话呢”

  “看吧,我也把你从这个地狱里拯救出来”

  说完,诺唯露双手放在安杰罗脸上。

  “什么啊,祝福的话倒是赶得上嘛”

  说话的瞬间,安杰罗的身体受到了电流般的冲击。

  好像被好几个雷电打到一样,安杰罗痉挛起来。啪啦啪啦的响起火花声,周围弥漫着头的烧焦味,然后皮肤颜色也变成粉红……。

  翻了一下白眼,死了的安杰罗倒在地面。

  “真是的……,这个世间就是地狱啊。我一直这么认为”

  诺唯露把手放在死去的安杰罗头上。

  于是……,让人惊吓的是,安杰罗的身体霍站起来,然后握着杖转向诺唯露。

  “欢迎你来到我们的‘王国’,安杰罗先生”

  加琳他们把玛丽安努公主殿下围在中间,从托里斯塔尼亚的小镇出。玛丽安努依旧是不会引起人注目的装扮,说是乡下贵族大小姐的打扮。加琳他们也没有披上一看就知道魔法卫士队队员的斗蓬,只是普通的骑士打扮。

  巴卡斯跟纳尔西斯高兴地大声说话,玛丽安努一会儿就下马欣赏风景。简直就像是在祭典的吵闹中。可只有加琳和塞多利昂有点紧张地跟在后面。

  你们啊,干嘛摆出一副闷闷不乐的表情啊,巴卡斯嘲笑道。可听了昨天塞多利昂的过去后,加琳怎么也不能轻松起来。

  玛丽安努对那样子的加琳有点不满,然后不停地缠着加琳。

  “怎么了,加琳。你好像很无聊啊”

  “没那回事”

  “看上去明明就很无聊嘛。跟我一起外出就那么不高兴吗?”

  “怎么可能”

  玛丽安努虽然只有十三岁,可她好像很擅长吸引男人的注意,有点像那种舞女般的性格。有时会送出富有魅力的秋波,有时笑得很甜。男人的话肯定早就举手投降了吧,可惜的是加琳是个女人。

  看来是由于自己的魔法对加琳并不起作用,所以渐渐产生了要让这个见习骑士拜倒在自己石榴裙下的想法而积极接近加琳吧。

  在之前经过的小镇中,早饭时,玛丽安努从饭桌下面伸出手,握住坐在旁边的加琳的手,加琳没有办法,只得单纯地回握她一下,可是……。

  这好像让玛丽安努越来越大胆了。在当在晚上住宿的旅店里,玛丽安努命令加琳给她朗读书本。没有办法,加琳只能照着办。

  一到公主房间,千万不要对别人说我深夜召你到我房间来,玛丽安努小声说道。在宫廷里,这种事是绝对不允许的,要是被现在深夜把骑士召到房间来的话,自己跟加琳都会被狠斥的。

  加琳坐在玛丽安努房间中央的椅子,开始朗读起来。玛丽安努着迷地听着加琳那美妙的声音。加琳本来就对自己的声线很有自信,认真起来的话就能出少年声线,不然凭着那种美貌也不能打扮成男装了……。

  期间,玛丽安努入迷地看着加琳的脸。

  “你,很像从那诗集里跑出来般俊美呢,真是吓人一跳”开始赞美加琳来了。

  “这是我的荣幸”加琳用别人看不出荣幸的语气说道,玛丽安努慢慢地受不了。

  “接下来要去的多比尔镇,那里的海十分的漂亮哦。并不是指颜色鲜艳……,而是因为光的原因而出七种色光”

  玛丽安努期待着加琳会说出“公主殿下比较可爱”这种话,可得到的回答是……。

  “那真让人期待啊”这种冷淡的回答。

  加琳那厉害的迟钝感,让玛丽安努不禁绷紧了脸。不管是如何不解风情的人,这时也会懂得说些奉承的话吧。可加琳一刻不放松地摆好架势,轻轻的坐在椅子上,要是有什么事就能马上拔出杖,目光在周围不断警惕着。

  “其实我想要跟你两人独处”

  对于十三岁的玛丽安努来说,这已经是鼓尽勇气的全力一击了,可加琳,

  “只有我一人的话是不能好好保护公主殿下你的”加琳很不甘心地说道。

  “可以的,因为你不是很强吗?”

  “我只是个年轻的小毛孩而已,可是……”

  “可是?”

  “总有一天我会变得能单独保护殿下般强大”

  加琳直直地看着玛丽安努,用十二分认真的表情说道。玛丽安努的胸口激烈的跳动起来。咻地伸出手,加琳站起来,恭敬地吻了吻手背。然后玛丽安努更是拿出勇气,装作滑了一下,趁机扑到加琳胸口上。不仅是苗条的手臂,加琳支撑着玛丽安努整个身体。因为玛丽安努跟小猫一样娇小,因此加琳总算能够支撑着她,可要是再成长一下下,那不就会一起倒下去了嘛?

  加琳看着正着迷地看着自己的玛丽安努,

  “怎么办啊”心里不停流着冷汗。

  玛丽安努很可爱。加琳的眼里也可以看出,少女的可爱和开始萌生的大人魅力相互混杂,会让玛丽安努变得非常厉害。

  然后,看来她好像对自己抱有好感。即使不了解恋爱的加琳,被她装作跌到而抱住自己,也能明白她对自己到底是一种什么感情。

  可,可是啊,我,是个女人啊……,所以不能接受她的爱……。另外也不能被知道我的性别。加琳不知道如何是好地烦恼着。

  “你,有恋人吗?”

  被那样问道,加琳在烦恼如何回答。

  要是说“没有”的话,会被她更激烈地求爱吧。要是说“有”的话就是说慌了。

  烦恼的加琳说出“因为在修行中”这种年轻武士般的姿态的回答。

  “明明那么俊美?”

  玛丽安努惊讶地说。加琳笑了起来。

  “因此没有时间沉迷于恋爱中”

  “也就是说我还是可能的意思呢?”

  玛丽安努闭起眼伸出唇。公主的唇一片粉红,宛如可爱的花瓣。可加琳对这种事一点兴趣也没有。

  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差不多到就寝时间了,公主殿下”加琳苦恼的说。

  玛丽安努果然在生闷气。

  “那么,就退下吧”说完就别过脸钻到床上去了。

  敬了一礼后走出房间,只见纳尔西斯站在那里坏笑着。

  “唷,好色男。感觉怎样啊?公主的味道如何?”

  “不要说笑了”加琳不爽地说。

  “可是我们的公主殿下也到了谈情说爱的年纪了。要是能紧紧捉住公主的心,早早成名也不是不可能哦”纳尔西斯那样说道,加琳摇了摇头。

  “没有强大实力的伴随,成名也没有意义”

  旁边的巴卡斯哭着在床上不停打滚。

  “啊啊!啊啊!好嫉妒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公主殿下不选择本大爷啊!啊啊啊啊!”

  “塞多利昂呢?”加琳问,“在楼下”纳尔西斯回答。

  在喝酒吗?这样担心着,可并不是。他坐在椅子上,一直看着门口有没有可疑人物走进来。

  加琳坐在旁边。

  “公主殿下呢?”问道。

  “就寝了”

  “是吗”回答完,又再次看向门口处。

  “不好了,看来公主殿下喜欢上我了”

  “那不是无上的荣誉吗”塞多里昂笑道。

  “我不是说笑的”加琳有点不高兴的说道。

  “不是很好吗,你就尽量好好的奉陪一下公主吧”

  “不要说得那么简单啊”

  “我不是说笑的。公主早晚也会嫁给其他国的王族……。到那时的短暂日子,就让她好好的享受一下恋爱啊”

  “这样的话你怎么样了?”

  塞多利昂摇头。

  “我已经不行了,谁也不可以爱上”

  “……是吗”

  看着那样的塞多利昂,加琳想要交换看守的说道。

  “也快想要喝酒了吧?”

  “真是惊讶啊!居然对我说『你可以喝』,这可是第一次呢”

  可塞多利昂还是没有站起来,继续盯着入口看。

  “果然还是有什么事吗”加琳担心的说。

  “不清楚,是我多虑的话就好了。可有人把魔法卫士队的存在当成眼中钉这事可能是真的呢。对他们来说,这次出游是个好机会”

  “要是生什么事的话,我会成为大家的盾,你就保护好公主,趁机掏跑。这样行吧?”

  既然让他勉强带上自己,自己就决定了只做这种程度的事。要是那种时候真的到来,自己会颤抖得动不了吗……,没事的,只要舔下左手手掌就行了。输给塞多利昂跟安杰罗只是因为大意而已。

  拼命说给自己听的加琳说道,塞多利昂笑了。

  “不要笑。我确实如你所说是个不成熟的人,所以只能做那种程度的事”

  “你是不可能的啊”

  “什!不要把我当小孩子啊!没事的!只要有勇气的话什么都能做到!”

  ‘勇气’

  听到那个词,塞多利昂笑了。

  “舔一舔左手手掌吗,那是什么咒文啊”

  加琳的脸热了起来。嘛,本来就没有要隐瞒的意思……。

  “……我的左手被施加了魔法。那样做时就会产生勇气,可怕的东西就没有了。所以什么都能做到。至今都是因为大意,所以……”

  “问题就在那里”

  塞多利昂认真地说。

  “你说什么?”

  “那只是你的信念而已。相信自己‘能做到’而挺起胸膛的无聊信念”

  加琳变了脸色。

  “什!不要说笑了!对骑士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勇气啊!”

  “对骑士来说什么是必要的我不清楚……,可像现在对于有谁必须要守护的这个任务,最重要的是‘懦弱’啊。不知道会生什么事,也不知道在哪里被谁袭击。这种时候就要像懦弱的缩头乌龟般,冷静地观察周围情况而作出判断。不然,局面会变得一不可收拾。虚伪的勇气只会碍手碍脚而已”

  并不明白塞多利昂的意思的加琳粗暴说道。

  “我的勇气是真的!是那个骑士大人给我的真正的‘勇气’啊!”

  于是塞多利昂握着加琳的左手,闭了一会眼,摇起头。

  “你的左手并没有被施加魔法啊,那单纯只是个‘暗示’而已啊”

  “你,你说什么?”

  “我是‘水’系统使用者,身体哪里被施加魔法,我一下子就能看出来。你的左手没有被施加的痕迹。哪里也没有施加过魔法。虽然不知道是谁对你说的,恐怕是为了能让小孩子的你拥有勇气而这样说的吧”

  加琳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左手。至今都坚信不已的,从骑士大人里得到的‘勇气’,居然是虚伪的……。

  “怎么会……”

  塞多利昂对呆呆地看着左手的加琳说道。

  “老实说,你只是因为‘有勇气’这个信念而头脑热而已。所以做事才胡来。可却没有相应的实力伴随,因此才会败给安杰罗跟我”

  “…………”

  塞多利昂对沉默的加琳说道。

  “不要逃避自己心中的‘恐惧’,老实地面对。做不到的话就会变得像我那样般不能回头”

  看着开始烦恼起来的加琳,塞多利昂微笑着。

  “你是个好家伙呢,将来一定能成为一个出色的骑士的。正因如此,才不想你变成像我那样呢”

  一行人到达多比尔时是第二天早上……,正好是出后第三天。

  “喔,以乡下小镇来说是个美丽的小镇呢!”

  玛丽安努踢了一下马,最先冲了出去。

  “公主殿下!等等!请等等啊!”

  纳尔西斯紧跟其后。

  可街上的样子很奇怪,明明是大白天,可却没有一名行人。

  “到底怎么回事”

  玛丽安努歪着头疑问着。

  “怎么了,难道是正在某地方搞祭典吗?”

  巴卡斯呆地说。玛丽安努说道。

  “总之先去常住宿的旅店看看吧”

  玛丽安努御用的旅店,是建在在美丽山丘上的一建筑物。一行人在玄关前的小马场上下马,然后把缰绳绑在柱子上。

  玛丽安努看也没看,把缰绳放在地上就马上飞奔到店里去。

  “公主殿下,等等。让我去看看吧”

  塞多利昂制止了玛丽安努,推开门走进去。里面如黎明的圣堂般极为安静。

  “喂——,有谁在吗!”

  没有回答。塞多利昂走过玄关,看了看厨房,还是没有人。

  有不好预感的塞多利昂走出去,跟大家说道。

  “样子很奇怪,谁也不在”

  塞多利昂的话让玛丽安努十分不安。

  “到底生什么事了”

  这时,旅店后面传出加琳的声音。

  “喂——!过来这边!”

  “怎么了!”

  那里是马房。看向加琳所指的地方,像是血的物体粘在马房壁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玛丽安努看到那个,当场晕过去。塞多利昂慌忙支撑着她。

  “总之先回去吧,这个镇好像很危险啊”

  加琳提议道,可看向远处的塞多利昂说道。

  “看来是太迟了”

  山丘下大批的人聚集起来正向这边走过来。

  看来并不是欢迎他们的样子,手里都拿着长矛,枪和剑,甚至还有锄头和棍棒。各自拿着能拿的东西慢慢地走向这边。

  另一面也在包围过来,大批的人慢慢地走上山,手里也是紧握着各种各样的武器。

  建在山上的这个旅店,看来是被上百人包围起来了。

  “这些家伙到底是什么回事啊……”

  巴卡斯说着,走前一步大叫道。

  “喂!你们!到底想对我们干什么啊!现在在这里的可是身分显赫的人啊!虽然不知道你们想干什么,但可不能乱开玩笑啊!”

  可巴卡斯的话完全没用,人们依旧还是拿着武器慢慢接近。

  “这些家伙,既不是军队也不是流氓,而是镇上的居民啊”

  原来如此,男女老少走在一起,穿的也是普通衣服。一样的是脸上没有一丝活气,用四边游离的眼神走过来。

  “再靠近的话就不客气了啊”

  巴卡斯怒吼着,向走在最前的一批人举起枪。

  “巴卡斯!快趴下!”

  在塞多利昂大吼的同时,枪声响起了。

  “呜啊!”

  从马上抱起头趴在地上的巴卡斯头上,快飞过好几子弹。

  “你们这些混蛋!”

  愤怒的纳尔西斯唱起了咒文,土砾硬化成拳头般大小的炮弹,向刚才开枪的男人们射过去。

  没有偏差,土弹直面击中男人们的胸口。砰!在胸口开了个大洞的人居然没有倒下,依旧慢慢向这边走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塞多利昂对大家说道。

  “总之先躲到屋里去吧”

  塞多利昂他们跑进店里,进到玄关后把门锁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们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袭击我们!”

  “这很有问题”

  纳尔西斯焦急地说。

  “这跟我之前的决斗中做我对手的家伙一样。明明胸口被直接刺中却若无其事的样子”塞多利昂冷静地说。

  “到底是什么样的魔法才能做出那样的把戏啊!”

  巴卡斯大叫。塞多利昂摇头。

  “总之现在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要快点逃出这个镇才行”

  “‘飞行’能逃的了吗?”

  加琳提议说。

  塞多利昂向纳尔西斯打了个眼色。

  “侦察就拜托你了”

  纳尔西斯点点头,唱起咒文飞出窗外。于是……,一起射击的枪声响了起来。

  “呜!”

  纳尔西斯降低了高度。

  这时候,从森林飞来魔法之箭,纳尔西斯慌忙钻回窗里。

  “看来连魔法使也有啊”

  “这样在空中也不行呢”塞多利昂说。长时间飞行的魔法使,是飞行道具的好靶子,飞行时也不能咏唱咒文。这样身体就会被魔法和子弹变成蜂巢。

  “怎么办?塞多利昂”

  加琳焦急地问。

  看到靠近的居民中的一人拿着烧得很旺的火把,塞多利昂马上作出判断。

  “纳尔西斯,你用哥雷姆先拖延十秒,然后趁机骑上马逃出这个镇。先是巴卡斯做前锋,然后纳尔西斯抱着公主跟在后面。加琳就支援纳尔西斯,殿后就由我来。

  三人迅行动起来。

  纳尔西斯唱起咒文,出金光的哥雷姆出现,向着策马的反方向冲了出去。向着那边的枪声响起来。黄铜的哥雷姆挡住好几子弹,出钝钝的响声。

  靠近的多比尔居民的注意力被转移到哥雷姆那边。

  “就是现在!”

  巴卡斯撞开先头部队冲了出去,纳尔西斯抱着公主紧跟其后。接着是加琳,塞多利昂在最后,十分谨慎地握好杖冲出去。

  在纳尔西斯的哥雷姆吸引住多比尔居民的这个瞬间,四人跨上马。

  在通往小镇的下山路露出空隙的一瞬,巴卡斯踢了一下马肚,四人成一直线冲了出去。

  部分人注意到这边,于是改变方向。

  巴卡斯挥起杖,杖端出火炎,把转过来这边的居民包围住。

  看到树阴中有些像是射手的男人拉着弓。

  “加琳!用风魔法!”

  纳尔西斯大叫着。加琳马上唱起了“风”。猛烈的烈风包围着加琳他们,把射过来的箭全都挡起来。

  接着响起枪声。看来有握着枪的居民躲在了某角落。风并不能换挡铅弹,子弹从加琳周围一接一的射进来,巴卡斯手臂喷出血。

  “巴卡斯!”

  “这只是皮外伤而已,继续跑吧!”

  看来他是打算用自己强壮的身体当盾,一口气冲出小镇吧。

  四人骑马奔向贯穿小镇的大街。居民好像都聚集在旅店周围,因此街上几乎没有人。

  “就这样冲出去吧!”

  可看来是不可能了。

  后面有一骑手以迅猛的姿态往这边冲过来。

  “有追兵!”加琳大叫道。

  这边的纳尔西斯抱着公主,因此跑得并不快!

  这样会被追上的。就在这时……,

  跑最后的塞多利昂拉着缰绳调转马头。

  “塞多利昂!”

  加琳大叫并打算也调转马头,可塞多利昂短叫了一下。

  “不要过来!”

  “但,但是!”

  在加琳犹豫的瞬间,塞多利昂的魔法飞了过来。水之箭轻轻地刺了一下加琳的马的臀部,受惊的马停止调头,径直地向前继续跑起来。

  “塞多利昂!”

  加琳再次叫道,这时纳尔西斯大声对加琳说。

  “好了就交给他吧!我们的任务是保护公主啊!忘了吗!”

  加琳咬紧牙,手紧握着缰绳。

  “可恶!”

  看着三人平安无事地奔驰在街道上,塞多利昂再次转向正面,跟前面狂奔过来的骑士对峙着。

  骑士戴着帽子……,可窥视到帽子下的脸时,塞多利昂就觉得离一连串事件的迷底又近了一步。

  “安杰罗……”

  那是角兽亲卫队的安杰罗。

  可……,感觉跟以前有点不同,脸上没有一丝活气,跟刚才看到的这镇的居民一样。跟前胸被贯穿的贝多罗一样。

  塞多利昂拔起杖,放出“水鞭”。弯曲的水鞭从四面八方包围安杰罗,然后变成水泡。

  可这样还是没能挡住安杰罗的架势,面无表情地朝塞多利昂冲过来。

  像枪般大的杖被风之刃缠绕,然后向塞多利昂打了出去。

  塞多利昂马上跳下马躲开。安杰罗的“鞭子”威力强大,把塞多利昂的马劈成两半。真是有够恐怖的“鞭子”。

  那家伙,普通的魔法对他没有用。把他变成蜂巢的话说不定能停止他的行动。

  但那样的话精神力会耗尽的。

  塞多利昂也唱起了“鞭子”

  安杰罗调转马头再次摆好架势冲过来。

  通过贯穿身体的“水鞭”的感触,塞多利昂察觉到安杰罗身体中水的流动并不寻常。

  那是死人的感触,那家伙已经死了。

  那为什么还会动呢?

  总觉得那是魔法。

  可那种魔法既没看过也没听过。

  “总之,你已经死了是吧”

  还在生时是一个总跟自己过不去的讨厌的人……,可现在看到已死了的他还是这样挑衅自己,总有些寂寞的感觉。

  安杰罗把施加了“鞭子”的杖挥下。塞多利昂单脚跳起躲开,然后一下子钻到胸膛前,深深的把胸口贯穿了。

  然后从腋下往下面切下去。

  尽管如此,安杰罗还在动着。砰地摆弄着几乎被砍一半的上半身,而且还想要不给予塞多利昂伤害。看来身体各部分都是可以活动的。虽然放出的火炎很弱,不巧塞多利昂并不擅长火。

  塞多利昂再次唱起“水鞭”。可这次的“鞭”跟以前不一样。每条都跟纸一样薄,像锐利的剃刀般。

  在避开安杰罗的杖的同时,用“水鞭”缠住安杰罗的身体。

  “不要怨恨我啊,安杰罗”

  缠在一起的剃刀般的“水鞭”,把安杰罗的身体四分八裂,手臂,脚,身体啪地跌落地面,没有再动。

  可危机并没有就此消失。

  不知什么时候,在旅店附近的居民出现了。封锁了街道前后,慢慢的向塞多利昂走过来。

  看来要结束了。

  跟安杰罗那战几乎耗尽了精神力。对手又是那些拿着武器又是不死身的军团的话,突围是不可能的。

  尽管如此,却并不害怕。

  对于在靠近的居民们,塞多利昂却抱有莫名的亲切感。这样想的话,跟我也很像啊。活着时却像死了一样。

  没有希望,没有梦想。活着的目的也没有的话,也不可能会被谁需要。最后的最后,对加琳他们终于有点用了。

  说回来,到底是谁把安杰罗跟这里的居民变成这种活尸呢?

  那是残留在心里唯一一个不明白的事。

  “终于,能够去你那里了啊,加里努……”

  在塞多利昂这样嘀咕着时,人群分开,一个女人走了出来。

  柔软的金,露出温柔的笑容,穿着修女服的女人……。

  塞多利昂觉得自己越来越奇怪了。

  那不可能的。

  “她”不可能在这里的。然后就想应该是长得相像的人吧。

  不,不是看错,是真的,她是……。

  “诺唯露”看着塞多利昂,笑了起来。塞多利昂的记忆跟那个微笑强烈的重叠起来。

  三年前,只是看到那个笑容,就觉得那是作梦般美丽的身影。

  无时无刻都不能忘记的,那个笑容……。

  “好久不见了啊,皮埃尔”

  知道自己那个名字的,这世上几乎没有谁。其中一人,就是这个……。

  “加里努?是你吗?”

  塞多利昂用呆掉的声音说道。对于眼前的事简直不能相信。

  “对啊,三年没见了吧,现在都像个大人了呢”

  欢喜跟惊讶混杂,塞多利昂不禁有股想冲上去抱着她的冲动。

  可脚却停止不动。

  是自己……,亲手把加里努埋葬了的啊。不会错的。是自己把她的遗体运到泉水旁边做了个小小墓穴。

  “怎么了?不是很久没见了吗……”

  “……你是谁?”

  “加里努啊。讨厌,你那害怕的脸”

  诺唯露很开心似的笑着。

  “她应该是死了才对啊”

  “活过来了。……不,应该是说重生了。可我什么也没有改变。跟以前一样,我还是爱着你的”

  “你跟安杰罗和这镇上的居然一样。是用无聊的魔法做出来的活尸”

  诺唯露接近塞多利昂。塞多利昂震动了一下,可却动不了。自己的理性判断不可能有这种事,可感情却不听使唤。

  诺唯露伸手触碰塞多利昂的脸。

  “这是尸体的手?”

  诺唯露的手很温暖,是流动着血的人类的手。感受着那种温度,塞多利昂变得什么也不能思考了。

  从胃底下的热度涌了上来。

  “怎么会……,难道,那不可能的……”

  “接受眼前的现实吧,只有那是真实的”

  现实,对,是现实,她就在眼前。像这样紧抱着她也能做得到……。紧紧地抱着她,内心就被喜悦包围着。

  “我一直想见你”

  “我也是”

  “想,想要跟你道歉……”

  “不要在意”

  “对不起,是我的手颤抖了,原谅我……”

  “不要介意,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诺唯露着塞多利昂的头。

  怀念的香味冲入鼻腔。是她的香味。把太阳的温暖转变成香味般温柔,怀念的香味……。

  “想见你,非常……,非常的想见你”

  把脸颊靠近到脸上,金色长瘙痒着脸颊。

  “好痒啊,好痒,眼泪要掉出来了”

  “我是故意的哦”

  “也是呢”

  诺唯尔浮现出充满慈爱的脸,嘀咕般说道。

  “希望你不要忘记我在这里的这件事呢”

  奔出小镇,加琳停下马。

  巴卡斯他们也停了下来。

  “怎么了!加琳!”

  “来到这里的话已经没事了吧。公主殿下就拜托你们了”

  听到这话后知道他想要干什么的两人,

  “等下!现在去也太迟了!”

  “你也会死的啊!”

  “我还没看到那家伙他悔恨的脸啊!”

  加琳大叫道,骑马向着多比尔镇狂奔去。奔跑着的加琳大叫道。

  “什么啊……,老在装帅!你不是在想着用自己的命换取大家的安全来赎罪吧!你那才是钻牛角尖啊!”

  诺唯露温柔地抚摸着塞多利昂的头,小声说道。

  “呐皮埃尔。要跟我一起来吗?”

  “……去哪里?”

  “我们的王国哦”

  “王国?”

  “是啊。我,现在是为了创造王国而行动”

  王国?

  塞多利昂这时才想起在他们周围蠕动的多比尔的人们。

  用依旧没有活气的表情伫立着。

  “我也……,会变成他们那样吗?”

  “不对哦,你并不是那种‘木偶’……”

  塞多利昂慢慢地离开诺唯露的身体。

  “皮埃尔?”

  “……你到底是谁?”

  塞多利昂用要哭出来的声音说。对于眼前的“现实”还有一件事让他想起来了。现在,眼前的确实是加里努,那不会错的。

  可她做出来的是什么?

  做出活尸。

  那是连恶魔也感到恐惧的,邪恶至极的所作所为。塞多利昂所认识的加里努,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的人类。

  或许是……,被自己放出的魔法丢掉性命的加里努,因为什么邪恶魔法而复活呢?可又没有听说过那种魔法……。

  感觉那是最接近的原因了。

  眼泪从眼角流了出来。

  要是真是这样的话……,我到底背负了多大的罪孽啊?

  不仅杀了自己最爱的女性,还让她变成了恶魔。

  塞多利昂突然无力地跪下来。

  “……原谅我吧加里努”

  “为什么要道歉呢?”

  “因为我你才会……”

  诺唯露接近塞多利昂,向他的脸颊伸出手。

  “你很痛苦吧?我来带你走吧,前往没有痛苦的世界,没有烦恼的世界。前往只有温柔和爱所支配的地方……”

  诺唯露手触碰到的部分,闪过电流般的痛楚。

  ‘我要死了’

  她到底生了什么事,不知道。她到底在进行着什么阴谋,也不清楚。已经不能跟同伴再会了。

  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以前一直认为已死了的恋人所杀。

  可是能跟她前往相同的地方的话,那不也是一种幸福吗。

  “加里努……”

  流着泪,正准备接受最后之时的一刻……。

  塞多利昂的身体被猛烈的“风”吹飞,滚落到地面上。

  “不要随便叫那个名字,真让人不爽”

  咂了一下嘴,包含着愤怒的尖锐声音响起来。

  塞多利昂张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桃色的金。被风吹拂的头散出颜色鲜艳的光辉。挺起胸膛站在塞多利昂眼前的身姿,宛如小时候在宗教画上看到的圣女般美丽。

  “加琳”

  塞多利昂呆呆地说道,于是加琳就怒斥起来。

  “谁是不够成熟的人啊?跟勇气和无谋搞错的人到底是谁啊?喂!”

  塞多利昂想站起来,可是……,身体被钝钝的麻痹包围着。是诺唯露刚才的魔法的原因。要是那样继续被施加魔法的话,自己就会……。

  “要是我没有折返的话,你早就死了啊!”

  “啊啦,皮埃尔,是朋友吗?请给我介绍一下吧”

  宛如邸宅的社交场合般,诺唯露说道。

  “皮埃尔是谁?”

  “是我的恋人哦,可现在改了个十分奇怪的名字呢。塞多利昂(被灰尘所覆盖)?染了?那个头?为了跟名字相称?你啊,从以前开始就喜欢开这种玩笑呢”

  诺唯露用怜爱似的声音说道。

  “你是……”

  加琳从她的话中察觉到眼前这个修女的真正身分。

  难道,这个女人……,就是塞多利昂以前的恋人?

  可的确是死了的啊?

  诺唯露似乎也察觉到了加琳的真正身分。

  “你……,难道是他的恋人?因为讨厌我把他夺走而折返回来的吗?”

  加琳看着眼前这个率领着多比尔居民的金女人。一身黑色修女服所包裹着的这个身姿,像是个虔诚的修女。周围甚至还充满慈爱的气氛。

  可跟那份满身的慈爱相反,这个女人把一个小镇的人变成了死者的军团。而且,她应该也是死了的,可现在却在眼前微笑着。

  那个温柔的笑容下所隐藏的是,只能用邪恶来形容的什么……。

  ‘什么啊?这个人……’

  好可怕。

  好像紧抓着心脏似的恐惧,让加琳全身颤抖。

  并不是不清楚对手的真正身分而产生恐惧,而是小时候看到的,那个像‘龙的脚印’的底部般深邃的黑暗,跟眼前这个女人重合了起来。

  加琳几乎要被恐惧所压扁。不由得有想要在左手写上‘勇气’的冲动。

  然后马上在手掌上伸出手指……。

  “……呜”

  可在这瞬间,塞多利昂的话在脑海中出现了。

  ‘不要逃避自己心中的‘恐惧’’

  加琳放下左手。

  对她来说,没有勇气加成的话是赢不了的,绝对……。

  加琳就那样颤抖地盯着诺唯露。

  可怕得让人受不了,不禁从眼角中流出眼泪。咽呜从加琳喉咙中出来。

  “呜呜,啊……,呜……”

  虽然抽抽搭搭地哭着,可加琳还是握紧了杖。

  然后跟诺唯露对峙着。

  “啊啦啊啦,哭了呢。就那么害怕吗。明明可怕的事什么也没有的说呢,真是个笨蛋。”

  “当然害怕啊!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对着你这种身分不明的女人,不可能不害怕啊!”

  哭着的加琳大叫道。现在已经连隐藏男性语言的余暇也没有了。

  “快逃啊!加琳!”

  塞多利昂对着混乱的加琳大叫。

  “吵死了!好好的闭嘴给我看着!我可不是为了救你呢!只是放着不管的话睡醒时感觉不好而已!依靠着魔法的勇气有什么错啊?那不是没有办法吗!因为,因为人家……”

  加里努……,为什么……。到底生什么事了!”

  加琳盯着那样嘀咕的塞多利昂。

  “塞多利昂,听我说。那个女人不是你以前的恋人,是别的什么。你明白吧?”

  “……我明白”

  “明白的话先要治好自己的伤势。这种程度应该做得到吧”

  那种尸体军团,死过之后不用魔法把他四分八裂的话还是不会死的。可用魔法把那么庞大的数目的人四分八裂的话是不可能的。精神力会耗尽的。

  这时候,塞多利昂唱起了“治愈”咒文。

  伊鲁·水……。

  这个瞬间,加琳突然注意到了。

  即使在极限状态下,加琳还是没有陷入恐慌,是因为加琳勇敢面对自己内心的懦弱,而使脑海中突然闪过一种想法吗。

  总之,在加琳脑海中想起了一件事。

  某种邪恶的力量?

  要是多比尔的居民是因为跟“生”相反的力量而活动的话……。

  “塞多利昂,你还有能大量咏唱‘治愈’魔法的精神力在吗?”

  “有水的话就有可能”

  “这附近有大量的水存在的地方是……”

  “附近有海岸”

  “好,快跑到那里吧”

  塞多利昂跟加琳从屋后冲出去,向敌人不多的海岸跑去。

  “那边是海啊,是死胡同。到底想干什么呢?”

  诺唯露的声音响起,加琳露出确信着什么的表情奔跑着。

  两人跑到海岸。

  碧蓝的大海尽显眼前。说来,他们是为了让玛丽安努看到这个海而来到这个镇上的。

  可现在这个海广漠辽阔,堵塞了自己的去路。

  塞多利昂呼吸急促地对加琳问道。

  “已经逃不了,你打算怎么做?”

  “是‘治愈’啊”

  塞多利昂惊讶的说道。

  “喂喂,治愈敌人?你在想什么啊”

  “不对,虽然不太清楚,但他们是被什么邪恶的魔法控制而动起来的吧?那个魔法或许能用治愈来解除。刚才,你不是用治愈来解除了流动在你身体里的那个魔法了吗”

  塞多利昂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看来有一试的价值呢”

  “没有时间叽咕了。听好了,我现在就要把水抽上来,然后你就对那些海水施加‘治愈’魔法。‘水’系统是孕育在水里的吧,‘风’也是孕育在风里的,是吧?”

  塞多利昂点点头。

  “可对方有百人以上啊,把水浇到全部人身上能做到吗?”

  “不要小看我的‘风’啊”

  加琳唱起短短的咒文。

  伊鲁·风

  然后回旋的挥下杖。

  ‘暴风’

  那是单纯的做出龙卷风的咒文,可威力却不一样。

  在杖端膨胀起来的全高能达到二百米的巨大空气旋涡,猛烈的风力强力拍打着塞多利昂的脸。要不是站在旋涡中心的话,绝对会被吹飞。

  控操控着‘风‘的加琳,简直就像是风之子一样。跟传说的‘风王’一样,操控着风,支配着风,那个身姿……。

  塞多利昂连咒文也忘了唱,就这样看着那样的加琳看入神了。

  “快点咏唱‘治愈’!”

  塞多利昂慌忙地唱起‘治愈’。旁边大量的‘海水’支援过来。被称为生命诞生场所的海水,自己本身就是很好的‘水’的催化剂。消耗了的精神力,由丰富的海水所补给。

  风之子轻易地就把那个巨大的‘龙卷风’放入到海里。大量的海水被卷到空中,在太阳光的照射下出七色光辉。

  飞散的海水拍打着塞多利昂的脸。

  每次感受着‘水’时,塞多利昂都会这样想着。

  ‘我喜欢水’

  水能把我治愈。可就只有那样而已。并不能拯救我。

  能拯救我的是……。

  能把覆盖在心里的灰尘拍掉的是……。

  “就是现在!把‘治愈’施加到水里!”

  看到出现在海滩附近的多比尔居民,加琳大叫着。

  塞多利昂对着被龙卷风卷起来的大量海水放出‘治愈’。被施加了生命力量的海水,出更为强力的光辉。

  加琳把含有治愈的大量海水的龙卷风,对准聚集在一起的多比尔居民……,应该是说多比尔的街道放出来。

  跟在变成‘木偶’的多比尔居民后面,前往海滩的诺唯露眼前,巨大的龙卷风正迫近过来。

  “啊啦……,那是什么?龙卷风?讨厌,这不是太巨大了吗”

  龙卷风越来越大,把多比尔居民包围起来。于是……,变成‘木偶’的居民相继倒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龙卷风到达小镇上空,然后海水就像雨般洒下。触碰到水,诺唯露理解了。

  是‘治愈’啊。

  那两人,把‘治愈’施加到海水里,然后利用龙卷风把海水像淋浴般淋到我们身上。

  “原来如此,真聪明啊,看来今天是我输了呢”

  这样笑着的诺唯露转身闪开,周围几个不知道在哪跑出来的魔法使像影子般跟随着她。

  哼着歌般的语气说着的诺唯露,向海滩的相反方向离开了……。

  看着像线被切断而倒下的多比尔居民,塞多利昂松了口气。旁边的加琳呼着粗气,倒在海滩上。

  塞多利昂慌忙跑过去。

  “喂加琳!没事吧!”

  抱起她,想要唱起‘治愈’。这时从加琳口中出鼾声。恐怕是精神力用尽了吧。

  那个美丽又无邪的睡脸。完全没有想到他能放出那样巨大的龙卷风。

  看着时……,塞多利昂的心里产生了某种预感。

  这样想着,这个现在还年幼的风魔法使……。

  塞多利昂红起脸。

  就那样看了一会,加琳张开了眼睛。

  “呜……”

  “没事吗?”

  “镇上的人呢?”

  “……不动了”

  “是吗”加琳阴郁的闭上眼睛。塞多利昂也闭起了一会,为没有罪的被害者献上祈祷。只是因为他们住上这镇上的这个理由,就变成活动的尸体。想一想他们的命运,就觉得自己的命运就像过家家酒一样。

  “那个女人呢?”

  “……看来是什么攻击都没动就消失了”

  塞多利昂那样回答着时,加琳打了一下他的脸。

  “你,你干什么啦!”

  “笨蛋!你就不要管我的事,去追她啊!”

  “那,那可不行啊”

  “为什么?”

  “因为担心你”

  看着他认真的脸,加琳红起脸来。

  这时候,注意到了。

  啊……,我,难道用上女性语气吗?

  不好了,要暴露了。

  像掩饰般加琳说道。

  “你不会是因为她是你以前的恋人而沉迷其中吧

  “……才不是呢

  塞多利昂摇着头说。看来他没注意到呢。应该是这样吧。加琳不禁摸一下胸口,说道

  “要跟巴卡斯他们汇合了。还没结束呢。我们必须要安全地把公主送回托里斯塔尼亚才行”

  塞多利昂点点头,看着大海,像什么事也没有地再次靠近,压抑不住的漏*点开始涌上来。

  ‘曾经的恋人’

  为什么?为什么会活着?难道……。

  可现实是加里努确实出现在自己眼前了。

  变成残酷的恶魔……。

  到底生了什么事。可是,只有一件事是自己必须承担起的。

  用这双手,把她打倒。

  此外别无他法。只有这个才能慰藉这个镇的所有死者。

  塞多利昂下定决心。

  可……,即使是下了决心,泪还是从眼睛里流了下来。居然以这种形态来‘再会’连作梦也没有想到。没有比这更悲伤痛苦的事了。

  最爱的人居然成为最恶的恶魔……。

  泪又流了下来。

  像小孩一样的塞多利昂握紧拳头哭着。被她杀了的人很悲哀,成为恶魔的加里努也很悲哀。

  看着不断流泪的塞多利昂,加琳什么话也说不出。

  之前认为他只是个厚脸皮又只会猛喝酒的没用鬼……,可那是不对的。

  ‘他也……,只是个弱小的人类而已啊’

  弱小到要倒下,要是没有人在背后推他一把的话,他就只会独自地喝着酒。报上‘覆盖着灰尘(塞多利昂)’之名,放弃所有一切。

  可现在不同了。

  虽然流着泪,可那眼神里却孕育着决定了什么的光芒。今后生的事,一定会让塞多利昂的心生什么改变吧。

  跟自己一样。

  或许,在塞多利昂的未来里,跟那个女人的决斗正等着他。

  灵活的魔法使。

  战斗专家。可只有他一人的话肯定不能战斗。需要着谁的力量。

  加琳握着塞多利昂的手腕,让他站起来。

  “起来,走吧”
零之使魔最新章节http://www.230web.com/lingzhishim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